蓝狮动态|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蓝狮动态

为什么上海监狱盛产艺术家?

发布:小编 浏览:

上海哪个地方最有艺术气息?

新上海人说是占地9.4平方公里的上海西岸艺术中心,老上海嗤之以鼻,觉得只有开张六七十年的中华艺术宫才能登上大雅之堂。

我的老板说是长乐路上的公路商店酒便利店,同事们纷纷点头。

但全上海最懂艺术的人,其实是刚出狱的社会大哥。他们剃着寸头,满臂纹身,但是张口闭口就是海派玉雕和传统瓷刻。在他们眼里,上海最有艺术氛围的地方绝对是监狱。社会大哥仔细地盘点起来,想学大丰瓷刻,得去吴家洼监狱,周浦监狱和白茅岭监狱里的剪纸特棒,南汇监狱里一年就能学会绒绣,青浦监狱里的松江顾绣和嘉定竹刻最有名。

上海的监狱推行艺术矫治,不少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上海的监狱里传承有序。比如,海派玉雕是中国玉雕的四大流派之一,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有人专门花几万块钱去上培训班,甚至去工厂给老板白当三年学徒工,才能学到一点海派玉雕的皮毛。

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要学正宗的海派玉雕,得去外青松公路7405号的青浦监狱。那里管理严格,技术到家,而且不交学费,食宿全免。青浦监狱是上海很多玉雕大师的母校。

崇明岛上所有的墙绘和彩绘都是同一家公司承包的,它的老板的一件作品就要卖两万元,而他的技术就是在青浦监狱里学出来的。

青浦玉雕工作室的服刑人员创作的玉雕作品获得上海市玉雕类最高奖项玉龙奖最佳创意奖、银奖、铜奖、优秀奖,共计11次。青浦监狱里有专门的玉雕课堂,是服刑人员接受的多种艺术矫治之一。

每天早上八点,青浦监狱的玉雕车间里就坐满了人,三四十个剃着寸头的服刑人员安静地摆弄着雕刻机,一坐就是八个小时。在青浦监狱,想学不好玉雕都难。

青浦监狱不仅有上海十几年经验的老师傅手把手教学,连招的狱警都是大学专业学宝石鉴定的人才。

监狱里还有老带新的传统。“我们工作室有个做玉雕11年的服刑人员,各方面技能都已经非常资深了”,一位狱警说。他们都是新入狱的服刑人员的“师傅”。而且,青浦监狱里都是刑期七年以上的重刑犯。

在人们被短视频搞到电子阳痿的时代,只有蹲在高墙内的服刑人员才能沉下心来在玉上雕龙钻风,认真体悟艺术的真谛。

这里简直是玉雕界的衡水中学。六点准时起床,晚上九点半准时熄灯,没有手机电脑等一切娱乐工具,还要经常参加全监狱的玉雕考试。

就连玉雕老师都对学生很满意,他们虽然文化课不行,但是纪律可真的好啊,“很安静,上课也很安静”。

编辑部里正在憋稿子的小贱听到上海监狱的消息,跃跃欲试地想把自己关进墨尔本旧监狱里写稿,那里没有床也没有互联网,优先开放给写作者付费体验。

青浦监狱里的犯人,大部分是是抢劫犯、盗窃犯、诈骗犯,甚至杀人犯。在青浦监狱里边“深造”十几年后,他们都变成了文质彬彬的艺术大师。

十几年前,黎某组织闲杂人等聚众斗殴,捅死了人,被判无期徒刑。

在青浦监狱的雕刻机前坐了十年以后,他的玉雕作品获得了上海玉石协会主办的比赛一等奖。

记者采访他时,他自称能背诵一千首唐诗宋词,甚至当场背了《归去来兮辞》,让记者自愧不如。回归社会的近300名学习玉雕的刑释人员中,无一人重新犯罪。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摇身一变,成了正儿八经的玉雕艺术家。

青浦监狱的玉雕,是海派玉雕界尽人皆知的一块招牌。不少工厂会去监狱里抢人,提前和即将出狱的人签劳动合同。

甚至不少玉雕工厂的老板就是从青浦监狱里走出来的。管你什么复旦校友还是交大校友,我们是青浦狱友。

“他刑释之日,就是他再就业之日”,一位狱警说。除了管理严格,就业率出色,在国际化水平这一块,青浦监狱也超过了不少艺术院校。

它是上海唯一关押外籍服刑人员的监狱,六大洲四十多个国家的外籍人士在这里汇聚一堂,而艺术是他们交流的唯一语言。

在监狱里的舞台上,非洲老哥在跳非洲本地的舞蹈,新加坡人唱完英文歌之后又有韩国人走上舞台唱K-POP。八监区的公共区域里,挂着一幅《万马奔腾》,是泰国人刺的十字绣。

艺术不仅没有国界,甚至也没有围墙和电网。海派玉雕只是上海监狱传授的几十种艺术之一。从顾绣到竹刻,从合唱到书法,从刺绣到雕刻,上海少管所里教的艺术门类说不定超过不少地方的少年宫。

翻开上海监狱的抖音号,你会怀疑这究竟是个监狱号,还是个艺术号?

上海监狱有一段瓷刻的视频在抖音获得了1800万的点击量和近80万的点赞。看着一群寸头拿小锤子叮叮叮地用针敲击瓷盘,你很难想象这些手之前是拿砍刀的。纯狱风艺术已经走出了监狱,席卷了整个上海滩。

因抢劫罪和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曹光,在上海的监狱里学了两年顾绣,绣出的作品《竹鸠》被松江文化馆提出以8万元的价格收购珍藏。

周浦监狱里,有12名服刑人员历经两个月,耗时1200个小时,用黄小米、白小米、小赤豆、大麦、芝麻等近50种五谷杂粮,一共25万多颗豆子,创作了彩豆画《清明上河图》。

监狱里但凡有一台小霸王游戏机,这个清明上河图就画不成。

看到上海监狱的艺术水平这么高,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因为它真的发生了——为了学艺,有人翻开了刑法。

2017年,王某在南翔医院里偷了三部手机,但他没有像别的贼一样躲躲藏藏,反而大大方方地露出了真容,还故意用身份证在浴场登记。被捕后他交待,自己是个音乐爱好者,提篮桥监狱的新岸合唱团水平很高,能够学到真正的艺术,他想进去学艺。

上海监狱得知此事后回应,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我还是要奉劝想去上海监狱学艺术的人冷静下来,不要为了艺术去违法犯罪。

首先,你有上海户口吗?